新闻中心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在线留言 >

一个我怀念又纠结的地方

日期:2017-04-21 16:20    

 
 
北郊,一个我怀念又纠结的地方 
 
  昨晚梦见儿时北郊的影像,泪流满面,醒来辗转反侧,屋里漆黑,拉开窗帘,看到天幕上有星星,,仿佛北郊时的暗无天日。每每想起北郊,思绪起伏,五味杂陈。很多美好的东西,虽随时光流逝,独处时也常常浮现;很多丑恶的东西,宁静时也不能释怀,只能深深埋在心里,不去提起。很多经历的事,淡淡的直到忘记,而北郊的事,能记住的很多,那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记忆时光。
       父亲祖籍贵州思南县,毕业于国民党的12年高中,是有文化的人,爷爷有百亩私田,供得起父亲求学,父亲18岁毕业就从军告别了故乡,先是在西南剿匪,后随抗美援朝,我因此看过很多抗美援朝史料,包括文字影像。知道二战后朝鲜被美苏用三八线分割划定,金日成为统一出兵,后把中国拖入战争。据统计中国光死就20多万人,伤及受害的不计其数。父亲的智慧侥幸活出,养育了我们兄妹四人。我儿时模糊地知道一些皮毛。回来后就业在北京新都机械厂,三年自然灾害下放到吉林开通县富强人民公社修水库,母亲和哥哥随同后水土不服,1960年父亲只身返回北京原单位,又接回母亲和哥哥,待姐姐出生后,按照当时的“成分论”规定,又被下放到北京地方直属兴凯湖国营农场。1968年又下放到北郊砖厂,当时叫西窑地。我不懂得大人的颠沛流离,又是文革初期,全国一片混乱,都在响应伟人号召,知青也开始下乡。
      记忆中,我知道户口本上家庭成分是地主,属于专政的对象,家人当时没有悲哀,父亲作为一家之主也忙忙碌碌兴致勃勃,不怕吃苦受累,下班隔三差五买回一次肉。我说:爸爸,咱们把这做老家吧?多好的生活啊。随着我慢慢的长大,侵犯人权的恶劣行径比比皆是,挂牌子带纸帽,还波及到学校,度日煎熬如年,大环境的贫困能够克服,家家如此,精神上的压抑困惑无奈,很多名词至今我憎恨万分,什么“大就业,二老改,黑色的,地主崽子”等等,大人在单位孩子在学校备受歧视,挨打受气是家常便饭,环境还天天喊阶级斗争。很多孩子大人也随大洪流歧视我们,去年暑假我带老婆孩子去青岛见到葛爱民还谈起这些往事。
       时代有好人也催生了一些下三滥,与环境有关也无关,这是人的本质和家庭培养决定的。我至今记住上海的陈建明顾正家王伦姚大爷及黄勇老师,他们在那个时代善良真挚关爱,没有时代歧视特征,广东的甘十五周伟光大爷,齐齐哈尔的才静华老师等很多善人,还有很多我忘记名字的,父亲有时抱我去工人宿舍借钱,他们的音容笑貌至今在我眼前。05年我回北郊探亲见到了上海回访的陈建明顾正家哥哥,勾起我对时代的回忆。邓小平的平反冤假错案让我知道,很多人没有错误,偷个地瓜说句牢骚等,历史的悲哀葬送了许多人,有很多人冤死在北郊埋在北郊。很少的回去,当我看到那片熟悉的土地时无言以对默默无语。
       父亲气度豁然,告诉我社会是进步的,教育我不要为一时的曲折而埋怨。我发狠考学离开北郊。如果毛泽东早死几年,邓小平早出来,就不会互斗,国家会更好。从朝鲜的现在和毛泽东的世袭思想看,美国人炸死毛岸英应该是帮了中国百姓。06年夏天父亲安祥病故。我出版的那本长篇自传体小说,是歌颂善良真挚,鞭挞丑恶,写作中沉思,偶有泪水溢出,就是想让我认识的人知道,无论多么困难,活过来真好。
       北郊那片土地依然存在,让我怀想也让我纠结,但很多在那片土地生活过的人,没有因为时代的卑劣做过埋汰事的人,让我敬佩万分。噩梦醒来,春暖花开,我爱那个时代那个地方曾经生活过的善良的人,得意时没害人,失意时没悲观。无论现在你生活在什么地方,有多辉煌,你在北郊时问心无愧,我心里都会默默地祝福你。而那些冤死的及后来离世的,我要说,安息吧,毛泽东已在没水的鱼缸里。
          附:此文供东方卫视陈建明新浪博客圈《北郊家园》稿,“北郊”是北安农场的简称,高中毕业前我生活的地方。